疫情琐记

2020-04-20

我是天津百味年华文化传媒公司的平面设计师,一名土生土长的天津女孩。2019年夏,我生下了宝贝女儿,就一直在家休产假。因为2020年春节是我们家小公主第一次过年,我也将在春节后继续上班了,所以,我们对这个春节有很多设想,很多期待,坚信这将是一个无比快乐,幸福爆棚的新春佳节。


由于一直沉浸在幸福与快乐的憧憬中,丝毫也没有感到危险正一步步靠近。我是腊月二十八才第一次听人提及新冠肺炎这个话题的。那一天,从日本回来的老同学张悦来家里看望已为人母的我。在说过了恭喜、祝贺的话以后,她突然神情严肃地告诉我:最近中国正在蔓延一种传染病,挺严重的。我疑惑地说:“不会是和当年SARS一样吧!”因为我心想,当年SARS多严重啊!死了那么多人,多少个家庭被毁了,这样的灾难不会再有了。张悦临走时,说起她近日打算去邢台看望爷爷。我见她对疫情那么在意,又要坐火车,就把家里还剩下的一个防雾霾3M口罩送给她了。还相约等她从邢台回来,我们一起出去吃一顿热闹一下。


1月24日,正值除夕,武汉宣布封城。即便如此,疫情还是以武汉为中心向全国蔓延。当天也是我家宝宝该打疫苗的日子,我和爱人带着她去社区医院时,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孩子别再出门了,如果万不得已要出门,一定要戴口罩做好防护。我俩使劲儿地点头,意识到不能再粗心大意了。一回到家我就在两家网店订购了儿童口罩,可是由于疫情影响物流不畅,口罩到十多天后才收到。


除夕下午我们决定外出再补充一些年货。我和先生带好口罩去小区的商业区,当时依然看不出人们对疫情有什么反应,买卖双方的人员极少有戴口罩。我对一个关系比较熟络的店主说,最近有一种传染病爆发,可能和当年SARS一样,你们做生意的多少注意防护一下。他还笑着和我说:“没你说的那么玄乎吧!我身体好着呢,病毒什么的都不怕,从小到大都没咋上过医院嘞!”我只能无奈地笑笑,祈祷他们在忙着赚生活的同时,能够维护好自己的健康。


随着疫情的加重,全国各地也逐步加大了应对措施,大家都按照防控要求都放弃了聚会、拜年,乖乖待在家里,时刻关注着疫情得变化,对自己和家人出现的身体症状也格外敏感。谁知宅居生活刚开始,爸爸就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当时媒体已开始宣传防疫常识,天津也有了确诊病例。我对照新冠肺炎咳嗽、无力等症状,不敢当作普通感冒对待,赶紧找到“感康”让爸爸吃了,并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在自己的卧室不要出来,一直隔离过了14天,爸爸体温一直正常,其它症状也消失了,我们悬着的心才放了下去。


天津各居民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居民们就有意识地囤粮囤菜了。可能是因为交通受阻,有些物资就供不上了。比如口罩基本断货,酒精和消毒液也要抢购,大白菜等蔬果的价格也有所上涨。好在还有超市、母婴用品等商店还开着,电商也还有顺丰和京东快递。快递小哥戴着口罩和手套,迎着风雪、躲着病毒送来了我们需要的物品,真的让人很感动。我们居住的欧铂城小区的社区志愿者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居民们在群里列出自己想买的东西,志愿者们就义务代买,由业主们定时定点分期分批领取,感谢他们在困难时刻给我们提供了基本的保障。


宅居的日子里,时时要通过网络关注疫情。每当看到病人危重或死亡的消息我都会落泪。更多的是看到了习总书记和党中央坚强有力的领导;看到了举国动员的强大制度优势;看到了以医护人员为主的各类逆行勇士的壮举;看到了武汉人民和湖北人民舍己为人的牺牲奉献精神。因此我坚信,我们一定能取得抗击新冠疫情的最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