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妈的心情我能懂

2020-04-20

王医生是山西省长治市人民医院呼吸科的大夫,也是我的朋友。因为她比我早几年当了妈妈,所以我在怀孕之后总是频繁同她联系,请教有关孕育方面的问题,生下孩子后更是如此。


去年一年她在北京进修,我就多次邀请她来天津相聚。她却毫不客气地拒绝说:“有去你那儿的功夫,我还不如回家看女儿呢!” 今年春节前,她将要结束进修了,我又邀她相聚,并说再不来天津见我,今后就没这么方便了。可她还是以着急回家见女儿为由拒绝了,并相约等我春节回家乡过年时再聚。多次拒绝我的邀请,我不怪她,因为妈妈想孩子的心情我懂。


春节我按计划带着孩子回老家过年了,到家后就得知王医生又走了,报名参加抗疫医疗队去武汉了。我心想,她离开孩子将近一年,这才相聚了几天呀,怎么舍得又走了呢,这倒是让我有点儿不懂她了。但考虑到她在抗疫一线肯定工作紧张,我也没有主动联系她。


正月底的一天晚上,王医生用微信向我发起了语音聊天。我接通后她就说:“刚脱掉了隔离服,今天可以歇口气了,想和你聊聊孩子!”我不解地说:“既然你时间这么宝贵,为啥不直接跟孩子聊啊?”她说来武汉已20多天了,期间也跟孩子短暂视频了几次,但事后都感到更愧疚,更难受。今天之所以找我聊,是要倾诉和释放。因为她相信,已为人母的我,能够理解她的心情。接下来,我就主要是听她的倾诉了。


王医生说,一年前她去北京进修时,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要求每天要和妈妈视频一次。可北京的医院可比长治的医院忙多了,进修医生在工作上还要更主动一些,每天忙着写病历、做手术、查房,吃饭都是找空隙,常常忙至深夜才回到住所。想起要和孩子视频了,却又不忍心打扰孩子睡觉,每天视频的承诺每每落空。等到下次向女儿解释后,又总是追着女儿说出“原谅妈妈”才放心。直到有一次女儿给她传了一张自己画的儿童画,画的是爸爸接送她上幼儿园的场景。王医生这才深深地意识到,她在女儿心目中已经缺位了,禁不住流下了酸楚、愧疚的泪水。


王医生说她腊月二十九结束了在北京的进修回到家,正连上了春节长假,单位也没有安排她上岗,能专心陪孩子好几天呢,就又对孩子许下了一大堆承诺,要在孩子心中重新占据属于自己的位置。


让王医生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大年三十,医院就开始接受参加支援武汉医疗队的报名工作了,这把她推到了两难的境地。新冠肺炎是呼吸系统疾病,自己是呼吸科的医生,而且又到北京进修深造,参加援汉医疗队正是自己用专业技能回报人民的机会,她不能逃避退缩。然而参加了就意味着又要在春节这个特殊的日子离开女儿,母女二人一起商定的、满满5天的节日活动又要泡汤了。


王医生说,最后她还是为了女儿着想,报名参加了医疗队。她想的是,女儿现在或许会难过,会伤心,甚至会哭会闹。但等女儿长大了,就会理解妈妈,为妈妈感到骄傲的。


医疗队出发时,女儿跟着爸爸来送行。女儿没有哭闹,因为也戴上了口罩,也看不清是什么表情,只能看见女儿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王医生看到女儿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便拿着纸巾去擦拭。这时,女儿的小手也同时摸到了妈妈的眼角,还辩解说:“妈妈,是你哭了!”


王医生到武汉后,能和女儿微信视频的机会很少,但每次打开手机,都能听到女儿的留言,说的最多的是“妈妈,加油!”“妈妈,我爱你!”


在抗疫战斗中,医护人员得到了全社会的肯定,特别是医护人员的眼睛成为人们集中关注和赞美的对象。王医生说,同事们都从这类赞美中受到了莫大的激励和鼓舞,只有她不完全认同。因为临行时女儿露在口罩外面的大眼睛在她心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女儿强忍住的泪水和“妈妈,加油”的留言才真正使她感到莫大的安慰和鼓舞,女儿俨然成了自己战斗在抗疫一线的铠甲和后盾!


说到这里,王医生问道:“作为一个母亲,我更看重孩子的理解和支持,这过分吗?你能理解吗?”我毫不迟疑地回答说:“当妈的心情我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