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类历史的一粒小麦

2020-06-08


2012年,以希伯来文出版的一本奇书《人类简史》揭示了一个惊天秘密:在大约1万多年前的一粒小麦改变了人类的发展史。


年仅36岁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在书中提出,有250万年历史的人类,在距今7万年前其实并没有大的改变,一直是以采集和游猎为生。在7万年前的一天,一些属于智人,开始走出东非大草原,并创造了更加复杂的被称为文化的架构,文化的继续发展则成为“历史学”,也因此诱发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革命“认知革命”。而彻底改变人类的革命是在大约1.2万年前由一粒小麦引发的“农业革命”。在今天中东或西亚的某个地方,人们突然发现遗落在游猎途中的一种野草的果实居然又长了出来,这种野草就是小麦。



这一发现,促使人们尝试这把更多的剩余的小麦埋入泥土中,期待着它几个月后长出更多的小麦,为了记住这个地方,人们砍光周围的树木,做下标记,希望外出采集一段时间后再回来寻找这些已经可以食用的小麦。但是人们发现,刚刚长出来的麦苗会被山羊野牛等等动物吃掉,而有了果实的小麦野猪、鸟之类等更多的动物喜欢,于是人们又得安排专门的人来看护,这个看护的人就得定居下来,因为这些小麦是这群人的奢侈品,为了保证守护者的食物,其他人的活动范围也不能太远。由于一粒小麦通过种植可以在几个月后实现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长,于是更多的人开始种植更多的小麦,在小麦地的周边慢慢定居下来。


再后来,人们又发现有水喝的小麦长的好,在动物粪便周围的、周围没有杂草的小麦也长的好,人们开始引水浇灌小麦、随时除去麦地里的杂草,并拣拾动物的粪便放置在小麦地里,于是人们就有了永远也做不完的“农活”,这些“农活”做好了,小麦就会丰收,食物有了保障,人的生育能力就会提高,节奏也会较快,因为过去只有用母乳喂养的婴儿,现在可以用粥来代替,婴儿的出生率、成活率增加,人口增加,人们又需要更多的土地来种植小麦,以养活更多的人口,户与户之间、村落与村落之间就会有土地、水源之争。


由于小麦种植中更多的“农活”需要频繁弯腰、屈膝之类的劳作,改变了过去人体的直立的结构,于是颈椎、脊椎、膝盖等关节方面的疾病开始困扰人类。对小麦种植又不得不放弃更多动物的狩猎和植物的采集,人的饮食结构趋于单一化。人类的村落化定居,会导致疾病的流行,在争夺更多土地的过程中,引发了群体的争斗和战争,又会造成更大的破坏和伤亡,为了在战争中减少伤亡和损失,就得建设更加坚固的围墙,追求具有更大杀伤力的武器,人类社会因此被彻底改变了。


这一切都是一粒小麦引发,当时人们可以食用小麦,是一种奢侈品,人类学家开始认为这是人类驯化了小麦,而从上述过程来看,尤瓦尔.赫拉利认为是小麦驯化了人类、改变了人类。当然人类由于受小麦的启发还种植了如水稻、粟米等等其他植物,从此人类也开始了不断地把更多的奢侈品变成必需品的循环过程,把可有可无的东西变成不能不有的东西,就是依赖就是“成瘾”,如后来的电、电脑、网络、手机。


当然依赖或“成瘾”并非人类的初衷,我们也无法弄清是什么时候、什么人率先发了小麦并开始了小麦的人工种植,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这就是进步、这就是发展,这就是人类的历史,而且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为这段历史作了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