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奴”与“屏困”

2020-06-08

为了适应和满足读者的阅读兴趣,百味年华微信公众号从即日起新增《百味拾趣》栏目,由百味年华编辑部签约有关专家,向本栏目推荐或撰写知识性、趣味性兼备的文摘或专稿,供读者阅读和欣赏,并在轻松愉悦的浏览中知晓珍闻、趣闻,增长知识,扩展视野。敬请读者关注本栏目。

                                      


吴伯凡先生认为对移动性追求是所有生物对光明与自由的渴望,不仅是动物,植物也在以自己特殊的智慧,挑战它天生被固定在某个地方的特点。这或许就是任何一颗种子发芽之后总是能长出地面,而不是往地球深处生长的原因,同时植物利用风力、水能来实现自己的种子传播,甚至在种子的外面长厚实的果质,来吸引包括人在内的动物的摘取转移食用,最终达到这种传播,基因遗传的目的。



而人类借助科技的手段,把对移动性的追求发挥的了极致,似乎让人类获得了一种极度的自由,不仅有多种方法在地面上实现快速移动,还可以像鸟一样在天空飞翔、像鱼一样在水里长时间游曳,创造财富的方法多种多样,物质生活从稀缺时代进入丰饶时代,人们可以利用各种财务支付手段,合法地使用别人的财富和自己未来的财富,可以做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进行想吃就吃、想买就买的消费,然后再化大量财富来处理由此创造的体内体外的垃圾,治疗由此导致的疾病。这是人类获得了财务自由后的任性带来的困扰。


然而人类因自由带来的困扰远不止于此,在知识信息爆炸式增长的今天,人类获取信息的手段又是如此的快捷和低成本,只要打开手机或电脑,各种信息铺天盖地,真真假假,无从辨识,让你无所适从,想喝一口水,却遇上了迎头打来的海啸,无边无际,让你晕头转向。那些孜孜不倦拨打的骚扰电话,那些手机耳麦里不断发出的滴滴声,那些手机屏幕上永远也抹不完的红的点点,把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向台湾出售F16和卖烧烤一家开着新买的法拉利兜风的视频居然同频闪动,而后者可能让你更感揪心。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出门忘了带手机,便觉得失魂落魄,手足无措,而丢了手机更是惊恐万分,而带上手机你又无处可逃,打开手机你却烦躁不安,那些琳琅满目的货架、那些朋友圈中不断推送的炫耀。人们看似移动性更强,却常常像一片鸟儿的羽毛,没有方向漫无边际的随风飘荡,像一片树叶,被洪水裹挟着随波逐流。人们看似自由度更高,却难已找到一个可以自己独处的地方和心甘情愿不被打扰的时间,忘记了自己,无视了自己,让自我比特化,失去了自我,在地面上就完成了自我失重,却身不由己。人们追求自由是为了让自己有更多的可选择性,而在无限多的选择出现在眼前,却无法选择。


记得有名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生下来就在监狱里,而监狱的围墙就是目光所能看到的地方,人读书学习就是为了让自己能够看的更远,让自己的监狱更大一些。而现在的人们目光长度就是眼睛到手机的距离。这样的场面是随处可见:在候车大厅、在地铁里、在一家人团圆的年夜饭桌前,人只有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从,个人翻弄着自己的手机,嬉笑怒骂,旁若无人。


人们目光已经被眼前的屏幕锁定,又被屏幕中的信息困扰,于是一个形象的概念出现了:屏奴。



还有几个月就是2020年,到时候我国将全面消除贫困人口,建成全面小康社会,那时将有更多的人有条件购买智能手机。于是有人产生了新的担心,中国人会不会在摆脱贫困之后又将面临“屏困”。